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短视频再2019何去何从?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40 次

“Oh My God!太好看了吧!我的妈呀!”

“买它买它买它!”

“这支口红颜色,性感中带着甜美,甜美中又不失高级”

要说现在最火的移动短视频博主是谁,那一定非李佳琦莫属了。

语速极快,表情夸张,加上煽动性的文案,只要看了10分钟,普通人很难把持住不下单。

凭借着抖音、快手等移动短视频带火了无数个李佳琦,即使普通人也能夺得像明星一样的关注度。

但聚光灯也很少射向这些短视频社交平台,平台之间的战争就不像用户看到的那般岁月静好了。

移动短视频这门生意不好做,毕竟人多蛋糕小,短短几年,他们有的仍在起高楼,有的正热闹地宴宾客,还有的楼已经轰然倒塌。

2011年,宿华关掉了自己创立的社会化电商的项目“圈圈”,从北京来到上海。

短视频中场战事

这一次,他准备见一个别人介绍的投资人张斐,为自己的第34个项目找点钱。

宿华出身清华,又有丰富的创业经历,张斐还是很看好他的,为此专门给宿华留出了一天时间,听他讲自己的项目。

宿华确实给力,一口气讲了20多个创业方向,听完之后,张斐明显感觉都不靠谱。但也没有明说,只是劝他考虑下自己正在投资的快手。

经过了解,宿华才发现,快手无论是产品逻辑,还是创始人风格,都和自己的气质蛮符合的。

在创业之前,宿华已经在几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工作过,一直负责搜索和系统架构相关业务。来自边远湘西的宿华内心一直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够让每一个人都留下更多的记录,能够让后人看到”。

这和程一笑“鼓励用户分享自己真实的生活”、“坚持不做转发”的想法一拍即合。不久之后,两家公司就合并了,宿华担任CEO。

不过当时,快手还叫“GIF快手”,一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个制作GIF图片的软件。2013年,“GIF快手”更名为快手,由一个制作和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转变为移动短视频的社交平台。

短视频中场战事

宿华是个慢热的人,而他领导的快手就以“记录世界记录你”为口号,不紧不慢地发展着。

在大洋的彼岸,美国公司Viddy率先发现了移动短视频这门生意,发布了一款名为Viddy短视频社交产品,被称为“视频界的 Instagram”,用户可使用这款软件进行自由拍摄、编辑和分发。

继viddy之后,国外陆陆续续迸出来的移动短视频还有vine,Giyit,Thread life, Keek等。

两年之后,快手、秒拍和腾讯才接过这一棒,开启了国内移动短视频之旅。

韩坤那段时间一直很焦虑,虽然兜兜转转,但也算将自己联合创立的酷六网推向了纳斯达克,成为国内第一个登陆纳斯达克的视频分享网站,这样的结局可以称得上圆满了。

但酷六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几次面临摘牌警告,还被称为史上表现最差的中国科技股之一。

短视频中场战事

韩坤是个不服输的人。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2012年,韩坤在微博上高调宣布自己将要再创业,这一次,他将目光从长视频移至移动短视频,创立了一下科技。此后,一下科技孵化出了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等。

同样在那一年发力的,还有腾讯。腾讯是BAT三巨头中最早入局移动短视频的。在争夺流量和注意力上面,腾讯向来是不会缺席的。

2013年,腾讯成立微视,主打8秒移动社交短视频。在WiFi技术不成熟、4G网络没普及的年代,选择做8秒短视频很明显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微视负责人邢宏宇曾表示“首先,我们需要对短视频有时间限定,这样才能打造统一的整体化社区氛围;其次,时长关系到视频的大小,必须适应移动手机应用,要考虑用户的流量和资费,8秒钟的视频大小,约相当于微博发几张压缩过的图片;同时,研究显示,8秒钟是可以在人脑中形成印迹、传递足够信息量的时长。”

腾讯毕竟不缺钱,在微视的推广上,也舍得花大力气,这让微视体验了一把坐过山车的感觉。

2014年春节时,微视不仅举办了一场由范冰冰、黄晓明、杨幂等明星大咖参加的明星晚会,还邀请当红韩国明星李敏镐为微视拍摄电视广告。

在广告效应下,微视表现也不俗:春节期间连续数日保持在App Store排名前五,日活跃用户达4500万,此外,数百万人在春节期间通过微视发布、观看拜年短视频,总播放量达上亿次。

但这就是微视的最顶端了,不久之后,微视就被战略放弃。

紧随在微视之后的,是美拍。美拍是吴欣鸿在美图秀秀产品之下衍生出来的产品。

在美图之前,吴欣鸿失败了20多次,好不容易将火星文做火了,但一直找不到变现的方式,只能找到蔡文胜大哥吐苦水。

蔡文胜虽然只有高中学历,但是对于互联网的理解却异于常人,蔡文胜看着这个虔诚又焦虑的年轻人,提点了一下他:文件压缩和图片是未来两个可能的产品方向。

听了之后,吴欣鸿如醍醐灌顶般,不久之后,一款叫做美图秀秀的软件就诞生了。得益于美图秀秀强大的用户基础,美图产品也遍地开花,2014年,美图推出了美拍,布局社交短视频。

这时,韩坤秒拍迎来了他的产品大爆发。秒拍在推出之初便和微博达成合作,内置在微博中,还一度拯救了活跃度持续走低的微博。

韩坤表示,“一下科技做事情,特别懂得借势。”

当冰桶挑战在国外呈病毒式传播的时候,韩坤的秒拍也借着这股“势”,携手众多明星参与到这场挑战中。娱乐界张靓颖、李冰冰、邓紫棋、林更新、陶喆、李云迪.....科技界雷军、李彦宏、罗永浩、郭台铭.....纷纷将自己的视频传至秒拍,活动越疯狂,秒拍的曝光量也越大。

另外,和单纯地请明星代言不同,韩坤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秒拍邀请到赵丽颖担任副总裁职位;请到李云迪担任“荣誉艺术顾问”、授予张馨予“荣誉公益大使”以及贾乃亮“首席创意官”。“单纯靠钱是无法吸引明星的,如果只是用钱找明星来,他可能拿到钱就走了。”

借着微博和明星的势,秒拍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可以说,无微博,不秒拍;无明星,不秒拍。

内容为王这句话没有错,但巷子若太深,离用户太远,产品再好也难免无人问津。而“和明星做朋友”,是增加用户量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2015年,中国移动短视频呈现爆发式增长。美拍、秒拍、快手等移动短视频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看着秒拍在微博和明星的助力下玩得风生水起,韩坤心里也偷着乐,紧接着又推出了另外一款移动短视频产品:小咖秀。

短视频中场战事

小咖秀是一款自带逗比功能的视频拍摄应用,用户可以配合小咖秀提供的音频字幕,像唱KTV一样创作搞怪视频,上线伊始,小咖秀便吸引了大量用户的围观,两个月后便冲入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名。

和韩坤的一贯作风一样,小咖秀也特别懂得借明星的东风,上线后不久,就由王珞丹、张一山、蒋欣等明星掀起金星“橙汁”段子模仿小咖秀“PK大战”,之后更是登陆快乐大本营,快速风靡娱乐圈。

不过,来的猛,去得快,小咖秀始于爆红,也终于无声,成为明星也扶不起的一个现象级产品。

papi酱的出现,将移动短视频直接变成了风口。


  要知道,上海钢琴制作的前史已有百年,而德清的钢琴工业起源于1984年,前期德清洛舍镇的钢琴工业正是在上海钢琴厂的一步步“协助”下才得以开展起步。

  现在35年过去了,上海在一系列的工业结构调整行动中,钢琴工业逐步衰败,而德清的钢琴工业逐步鼓起,并成为优势工业“反哺”上海钢琴品牌的重振。

  虽然二者间的详细协作形式,外界尚无从知晓。不过,乐韵钢琴总经理金文颖将这次协作称之为“再续前缘”。细心品尝之下,好像有种从前的“小弟”摇身一变成为“大哥”的神采飞扬之感。

  几十年转瞬间,有些东西却正在改动。

  在本年一季度上海的微观数据中,除了第三工业继续微弱外,榜首、第二工业增速皆为负增加。计算显现,第二工业增速为-1.8%,尤其是一季度上海规划以上工业总产值增速竟只要-4.8%,在全国排在倒数的方位。上海,这座从前孕育了许多工业出名产品和品牌的城市,正面对新一轮开展的关口。

  一架钢琴背面的工业头绪

  1893年,我国民族工业榜首架钢琴,产于上海。

  23年后,榜首架印有“施特劳斯STRAUSS”品牌标明的钢琴才正式出现在那条铺了铁藜木的马路橱窗里,也便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上海南京路上,供路上来回络绎的人流上下审察,停驻远望。

  彼时这架钢琴的出产企业——上海钢琴有限公司,其以具有独立设计能力,可以制作全系列立式、卧式钢琴的工业出产技艺,更是成为全我国钢琴制作企业的摇篮,亦是其时上海工业制作的一面旗号,成为沉积至今的百年品牌。

  时光荏苒,1997年11月21日,上海钢琴厂被从头工商注册,诞生于杨浦区江浦路627号,首要出产钢琴、风琴和电子琴等乐器产品,且完结国有控股,后出产工厂迁至上海远郊金山。

  2019年春天,当乍暖还寒的杭州湾海风尚在金山上空吹拂时,上海一重要领导前往金山观察调研时,曾专门问及此刻的上海钢琴厂“你们做得怎么样”时,现场简直陷入了为难的境遇。

  实际上,虽无从知晓当地工厂是怎么答复领导提问的,但现在“施特劳斯”品牌的钢琴每年几百台的出售现状好像可以阐明全部全部。

  在Ope客户端-一季度第二产业负增长 上海工业怎么了?某出名购物网站上,“施特劳斯”天猫旗舰点的月网售额乃至仅有1台。更有知晓者泄漏称,现在上海钢琴厂面对“出产一台亏2000元”的为难生计境遇。

  与之比较,在间隔上海金山近150公里处的浙江德清县洛舍镇,全镇区域面积仅47.3平方正义,全镇以出产出售钢琴工业出名,被称之为“我国钢琴之乡”。

  殊不知,1984年湖州钢琴厂刚在德清洛舍镇成立时,正是上海钢琴厂风光一时的时分,变革开放大潮席卷大地时,坐落德清的这家小乡镇企业正是瞄准了早已成为工业中心城市的上海,在“星期天工程师”的带动下,缓慢而又艰难地起步。

  其时时任洛舍玻璃厂厂长的王慧琳,在为洛舍物色好的工业项目时,就斗胆地将目光锁定在这个会发声的大木头盒子上。首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当地最不缺木匠师傅,有必定“工业根底”;二是钢琴产品严峻稀缺,商场需求旺盛。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仅有北京、上海、广州和营口四家国有钢琴企业。而上海的钢琴还需求凭钢琴票购买,依照其时的方案,浙江省每年仅可以分到钢琴票20张。

  所以,1984年德清县以万元“安家费”和三倍高工资的条件从上海钢琴厂挖走了4名技能工人,在洛舍办起了我国第五家钢琴钢琴厂——湖州钢琴厂,结合当地的木匠师傅,敞开了农人造钢琴的“雄伟大业”。

  时至今日,洛舍镇有钢琴制作及配件企业90多家,专业技能人员3000余人,年产钢琴5万余台,占我国总产量的1/7,已然成为“长三角最大钢琴制作中心”。

  一边是快速鼓起的工业工业生态,一边是逐步衰败的百年制作品牌,上海“施特劳斯”的落寞和洛舍镇的光辉构成了一种激烈反差,令人唏嘘。

  从一面旗号到一面镜子,上海“施特劳斯”的工业开展境遇,好像可以成为上海工业出产开展进程中的一块六棱镜,折射出这座城市工业开展的弯曲头绪。

  品牌的落寞背面

  上海市决咨委委员沈建明在一次上海财经大学的揭露讲演中说到,上海有太多的百年品牌见识深沉、前史悠久,但不少正面对着为难生计的地步。

  相似的上海出名品牌产品,还有上世纪90年代,上海帆海仪器总厂进行的“军改民”出产改制中所出产的脱排油烟机,在1997年国企变革之前,这家上海出名的央企保密工厂更是带动着周边浙江多个家用电器企业的相关工业启蒙。

  本年62岁的“老浦东”吴女士在回想从前上海帆海仪器厂出产的油烟机怎样受商场欢迎时,目光尖锐、底气十足地描绘道“每次出产出来的脱排底子没时间运到仓库里,就被订单拉走了。”

  在其时的工业环境中,浙江宁波的工业启蒙也深受上海影响。这座此前依托白色家电工业出名的城市开展头绪中,方太厨具和

Ope客户端-一季度第二产业负增长 上海工业怎么了?